中山大学教授 李适宇(1989年工学研究科 博士)

30多年前留学日本的回忆片段:永远的先生和难忘的日本友人

  我们被国家选拔留学日本读研的160名78级/82届同学经过6个月的集中式高强度日语培训,以及一个月的休假和在北京语言学院一周的出国前培训后,按照当时的国家教委和日本文部省安排,分两批于1983年10月4日和6日飞赴日本,在日本各个大学开始留学生活。从那时候开始,我们每个同学走过了不同的求学与人生道路,我们的生涯也留下了时代的烙印。这里仅把我记忆中的个别片段写下来,以作纪念。

留学生在末石先生家欢聚-1985年3月

我的导师和研究室

  我本科专业是港口航道工程,报考的出国留学专业是环境水利学,国内的导师也没能够提供足够信息指导我选报留学的日本大学和学科,当时在图书馆能查找到的日本大学信息极少,只在一本会议论文集中找到了个环境水力学相关的几个大学,就填写了京都大学、名古屋大学和东京农工大学三个志愿,并按照要求提交了一份留学学习计划,其中提到了打算学习污染物在水环境中的迁移转化过程和机理,污染控制规划等内容。我们提交的留学大学志愿和学习计划通过国家教委送到日本文部省,最终我被分到了大阪大学工学研究科环境工学专攻,导师是末石富太郎教授。大阪大学在60年代后期组建了日本第一个环境工学科,末石先生从京都大学工学部卫生工学科(后来的环境工学科)调任大阪大学,担任环境工学科第六讲座教授。末石先生年轻的时候做过水文学和环境水力学研究,后来兴趣逐渐转移到环境规划与管理、环境风险评估及管理以及环境经济学等领域。我想这大概是文部省的官员看了我的留学学习计划后,觉得末石富太郎教授的研究领域更加符合我的学习计划,把我分到了大阪大学的原因吧。

友人西川夫人带我去京都赏樱

学习与研究

  我在留学期间,硕士阶段主要研究了环境水力学的问题,到了博士阶段,末石先生认为环境水力学的研究在国际上已经比较成熟,虽然中国目前这方面的人才还很少,对于中国来说今后更紧迫的是环境规划与管理的人才,他建议我博士阶段以环境系统分析和环境规划与管理为主要方向,对今后回国工作更加有用。所以我的博士论文后半部分就是以河流水环境管理规划为主,把水环境模型和管理规划模型结合起来,提出新的水环境管理思路,应用运筹学方法求出规划问题的最优解。

  研究室里跟我同年级的硕士生有4人,每个人做的论文都不一样,跟博士生也不一样,所以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上跟助理教授和副教授讨论自己论文的问题多些,而同学之间更多是通过聊天互相启发,拓展对环境问题的视野和思路。研究室每周的seminar,是留学期间学到最多东西的一种制度或者说是过程。我们分为学习(读书)seminar和研究seminar,前者可以是自己感兴趣的看书和论文,向研究室的老师和同学报告,后者是论文研究的进展汇报。每次seminar,都促使自己认真找资料看书看论文,而且要真正看懂,把要点归纳好写下来,还要讲出来,让听的人明白,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也是很大的压力,往往是一次seminar刚结束,就要着手准备下一次seminar的材料。在这种环境和压力下,进步特别快,而且对于我来说,每次seminar都可以听到其他同学做的不同领域的研究话题,几年累积下来,我也学到了水体的非点源污染、环境风险评价、环境经济学、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处理-处置以及资源循环利用等领域的许多知识,大大丰富了我的环境科学知识,其中一些领域在我回国后也成为了我的研究方向。

  2015年年底我给末石先生发了祝贺新年的邮件,很快就收到他的回复。尽管已经85岁高龄,近年体弱多病,但先生依然关心我的工作,并且他还在网上写日志,关注着环保、教育和日本社会走向。先生永远是先生啊。

难忘的友人

  我们留学的时候都遇到过非常热心日中友好、热爱中国文化的日本人。我读博期间,胃口不好,总觉得胃胀,吃不下饭,有时空腹喝茶会胃痛。友人西川女士的先生开私人诊所,她听说我这个毛病,提议开车带我去她先生诊所好好检查一次。去前一天,她转告西川先生的建议,早上不要吃东西,空腹去做钡餐X光检查。第二天到了诊所,西川先生笑眯眯地询问了我的症状后,估计这是慢性胃炎,不过最好做个钡餐检查确认一下。他端过来一大杯白色的钡餐,开玩笑说,这杯就是你的早餐啦。他把我带进X光室,让我站上X光检查台,他进入隔壁的操作室从玻璃看着我,通过操作手柄控制检查台,并通过麦克风指挥我配合转动身体和一口一口地喝钡餐,他从各个不同角度拍胃部的钡餐X光造影片。做完出来没多久,他就把X光片挂在诊所墙上,大概有十几张,挂满了墙壁。西川先生仔细看了一阵,然后笑着说,没啥事,就是慢性胃炎而已,没有溃疡。估计你是做博士论文压力大的缘故,给你开点口服药吃一段时间就好了。他还仔细给我解释为什么压力大会导致胃痛,又告诉我平时生活饮食需要注意的问题。西川先生喜欢喝酒,他建议我可以偶尔喝点酒,可以缓解紧张压力,但不要多喝。带着西川先生给我开的2个月的药,西川女士把我送回学校,她说,你胃口不好,要吃点开胃的东西。过了几天,她在金泽大学学医的儿子给我打电话,约我中午去大阪北部的千里中央阪急酒店西餐厅吃饭。他点了牛扒、炒饭、还有青菜,牛扒是厨师在我们面前当场做的。还要了一瓶红酒。他说他父亲说过我可以适当喝点酒,缓解精神压力。直到现在我似乎还记着那顿饭的味道。

我和我现在的学生-中山大学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