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文化研究科 博士后期课程 朴香芸

磨练:在多文化的学习环境中成长

在阪大

     来日本前,我就听说过七所国立重点大学,我的目标就是上其中一所大学,继续我的文学梦,也能挑战新的专业领域。在京都念语言学校的时候,看到大阪大学有自己喜欢的专业,就给教授写信,希望从研究生开始学习。很幸运地,教授给了这个机会,面试之后,便轻轻松松就开始了研究生课程。研究生生涯,并非如面试那般顺利轻松。两年的研究生生涯对我来说是在日本最“刻骨铭心”,且饱受折磨的“血泪史”。

     来日本后的第二年开始,不再向家里伸手要学费和生活费了,所以很多东西不得不自己面对,自己解决。为了读研究生,从京都搬到大阪,为了生计找工作,又要应对学校课程,忙得团团转。因为当时比较浮躁且日语也不怎么好,硕士考试失败了两次。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因自己对日本大学专攻分野理解的失误,刚开始没有选择文化分野的老师,而是选择了教育分野的老师,这与自己想要研究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关系。因此,每次考试都充满了矛盾,感到非常困苦。读完了一年研究生之后,经历了换老师的尴尬难堪,终于如愿以偿的把研究方向与文学连接上了。那时一直困扰我的考试落榜与经济短缺,年纪增长等问题,既考验了我的耐心也锻炼了我的意志,即使没有考上,我也不曾想过要换比较好考的大学,想要在阪大扎根,所以一直告诉自己是打不倒的孙悟空来给自己打气。后来,第三次考试后的两个星期后,当我看见成绩榜上自己的考号时,不由自主流地流泪了,也清晰地记得电话里传来的妈妈喜极而泣的哽咽声。

浴衣体验

  考上之后,敲定了确切的研究方向,是自己一直喜欢的小说与电影的改编。很幸运地,两位指导教授的教学内容也都与我的研究密不可分。横田教授是我的主指导,是从研究生第二年开始指导我的。她教的硕士课程是关于性别差(gender)的,跟社会文化和社会构造,背景等息息相关。电影中所涉及到的社会文化与表现出的性别差表象等都与横田教授的教学内容密不可分。她严谨,客观的教学指导使原本对事物判断比较主观的我往客观地分析与多方面考虑问题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副指导山本教授指导关于电影方面的知识,从弗里兹朗,比尔怀尔德,再到沟口健二,他通过电影播放以及分发给我们的有关拍摄的资料,让我对电影的构造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而且从博士课程开始,课堂上他讲关于拍摄电影的基础知识,使我受益匪浅。山本教授非常亲切,有耐心,不论是探讨研究内容,还是修改论文,他都给予了莫大的帮助。我的硕士指导员阿部学姐,她也非常认真负责地帮助我完成硕士论文,即使已经过了指导期限,她还是帮我修改论文,直到我把论文交上去。

  在阪大学习,最让我感动的是大学所提供的学习环境,足够的电脑设备和研究室资料,以及图书馆为我们查询及提供其他学校研究资料的帮助。因为我硕士论文是关于80年代的作品,所以关于它的资料有很多是年代比较久的,但只要能在网上查到有储存它的大学名,图书馆就能把有关资料借来供我们参考阅读。

活动与学业

  考上博士之后,我当了两位指导教授的TA,这让我受益匪浅。尤其是在电脑科技等方面有些发钝的我,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学习,例如如何制作PDF文件等等。

   一直想去尝试志愿者,这个学期,终于有机会去了。与出生在日本,但祖国是其他国家的小孩一起学习,一起参加游戏活动,这让我感触颇深。因为自己也是少数民族,总感觉我跟那些孩子在一些方面是有共同点的。而这一点,也能让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越来越融洽!

  到现在为止,尤其是考上博士之后,有一点总是让我感觉忐忑不安,但也让我有了要上进的动力。能上阪大是我最大的幸运加荣幸之一,先不说日语能力的好与坏,就是关于专业知识,有很多东西其实并没有把握的很透彻,涉猎的专业知识范围也不宽。在自己的研究分野中,有很多部分都是理解的不够彻底,更说不上掌握,可我却能在这里做研究,这让我有些担心自己是否算是一名合格的阪大生。但另一方面,这一点也使我有了充实自己知识的动力和目标。而且,我一直告诉我自己,不管多难,我还年轻,而且有梦想,只要努力,没什么可气馁的!

丰中校区

多文化学习环境

     故乡在中国东北,性格也是典型的东北妹子,相对于来自祖国南方和日本人的委婉表达方式与处世态度都有很大的不同。研究室里有很多留学生,来自不同的国家,慢慢相处下来,了解到文化所带来的差异,也慢慢察觉到自己的鲁莽与大意。总而言之,在多文化学习环境下,在与来自不同国家的同学的相处过程中,文化差异所带来的冲击与烦恼使我对以前不曾注意到的处世细节有了崭新的领悟,对于我来说,这种相处实属难能可贵的经验,对我的待人处事方面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D_过生日(誕生日)

过生日

返回页首